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至首尔 >> 正文

【海蓝·小说】金香炉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个普通的香炉,在重见光明之后,于大明和于小明兄弟俩为此闹了一场家庭纠纷。

香炉现在于小明手中,却是于大明捡回来的。四十四年前,在“文化大革命”初期的“破四旧”中,当时担任生产队保管员的于大明路遇一个被抛弃的香炉:它有小碗大,上面刻有“明宣德”字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于大明着实喜欢这个香炉,便偷偷地把它揣回家来。自此,仓房里又多了一件破烂。

几年后,于大明结婚“男到女家”,去邻村王大爷家做了“养老女婿”……待到年迈的父母相继去世后,家里的财产便由于小明继承下来,香炉自然也在其中了。

此后二十年,香炉照例无人问津。只是近三年来,于小明才在过年时拿出香炉来祭祖。

谁知,现在于大明竟然前来抢夺香炉,兄弟俩由此开始了漫长的拉锯战。

战争是由观看省电视台娱乐频道“黄金时间”播出的“古董鉴赏”节目引起的。

待到于小明看到屏幕上最后出现的那个明宣德香炉后,内心激动不已……于是,他不由自主地奔到屋角,打开老父亲遗留下来的檀木箱子,小心翼翼地取出珍藏的香炉,反复观察、比较,总觉得它与电视里的一模一样,不禁心花怒放、欣喜若狂……随即,于小明把妻子叫到跟前,道:“你知道吗?咱们家这个香炉是明朝的文物,纯金铸成的,价值三十多万元呢。”说到这儿,他停了一下,道:“俗话说‘人穷富命中注定’,‘马粪也有发烧的时候’,咱们穷了半辈子,现在总算熬到头了。”说到这儿 ,于小明陶醉在荣华富贵的无限遐想之中,道:“……卖掉金香炉,咱们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住楼房,穿高档衣服,坐豪华轿车什么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还可以坐飞机上北京、广州和深圳等大城市去旅游,然后出国……”妻子听到这儿,忽然想起了什么,正要开口说话,却被院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阻止了。此刻,于小明也从美好的憧憬中回到现实。他赶忙捧起金香炉奔向西里屋,麻利地藏了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确实是于大明夫妇前来兴师问罪了。少顷,房门“哐当”一声被踢开,于大明夫妇怒目而入。大嫂气势汹汹地蹿到于小明跟前,开门见山地道:“老疙瘩,我们家的香炉你使用了这么多年,够意思了吧?今年我们打算烧香请家谱,现在我们得把它拿回去了。”

“香炉是老爷子留给我的,你们没有权利索要!”于小明毫不示弱,理直气壮地反击道。

“屁话!”大嫂听了,“啐”地吐了一口痰,恶狠狠地道:“……香炉是你哥捡回来的,老爷子不过是替他保管一下罢了。他哪儿什么所有权?如今老爷子早没有了,香炉就得物归原主!”说到这儿,她态度异常强硬地下了最后通牒:“现在,你赶紧把香炉给我们!”

“不给!”于小明听了,斩钉截铁地道。

“到底给不给?”

“不给!”

“我告你去!”

“我奉陪!

…………

如此这般吵闹至深夜,未果。最后,大搜盛气凌人地亮出了底牌,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说开了:“老疙瘩,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二两棉花——纺(访)一纺(访)’,我袁美玲是好惹的吗?想跟我耍呀?你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自己究竟有多大能耐?实话告诉你,这香炉我要定啦!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不然的话,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完,她携丈夫扬长而去。

这之后,于大明夫妇俩隔三差五就登门来讨要香炉,总是扫兴而归。

光阴似箭,转眼两个月过去了。

这天下午,于大明夫妇照例前来,两家人依旧吵闹不休……说着说着,气愤已极的于大明竟然抄起斧子奔向西里屋的檀木箱子……恰巧,于小明的小孙女叔云从幼儿园放学回来。她见此情形,立时猜出于大明要干什么了,立刻上前阻止道:“大爷,您千万不能劈檀木箱子呀!那是太爷留下来的!我求您了!求您了……您不就是要香炉吗/?我这就给您拿去!怎么样?”

“什么?”于大明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愣怔在那里了。

片刻,只见叔云手捧香炉,从西里屋走了出来。

“你这死丫头,谁让你‘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你赶快把它给我!”于小明说着,急忙伸手来抢香炉。

“给我!给我!……”与此同时,于大明夫妇也发疯似的奔上前去,拼命抢夺起来……

“……”叔云顿时懵了,突然一撒手,香炉“啪地”掉到地上,摔得粉碎……人们见此情形,立时惊呆了……

原来,这金香炉是个十足的赝品——它为石膏所做,不过是其表面涂了一层金粉罢了。

西安癫痫医院在哪里
北京有癫痫专业医院吗
上海最权威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黄绵袄子网 | 领取大礼包 | 一键火化 | 财付通解绑手机 | 登陆网页登陆 | 棉加聚酯纤维 | 烟草条形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