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方便面加鸡蛋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时光花,时光树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晚上,石小祥一进门,就看见桌上那盘炒得鲜亮的藕片,跟着鼻中就沁入菜香和米饭松软的香味。妈妈笑着说,饿了吧,多吃点。石小祥也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和妈妈说,妈,你也吃。妈妈嘴里应着,却几乎不动筷子。

石小祥知道妈妈就是这个样子,自打她有记忆以来,妈妈就是以为她为中心,吃穿用,无一不是先仅着她。

她还记得九岁那年,爸爸被一个漂亮的女人带走了,不要她,也不要了妈妈,妈妈偷偷地哭了二天,就擦干了眼泪,重新生活。石小祥恨爸爸,更恨那个漂亮的女人。

没有了爸爸,家里的生活就不再幸福美满了。生活水平也一落千丈,爸爸去了南方,没在给母女俩留下一分生活费,妈妈只能起早贪黑辛苦地工作。

现在,石小祥虽然工作了,生活条件比以前强了很多,因为她没能上大学,没有好文凭,工资并不算太高,在这个小城市里,只是维持生活罢了。妈妈也因为常年拼命的工作,身体落下很多毛病,现在,只能在家里,给小祥做做饭了。

妈妈见小祥不吃了,以为自己做的菜不好吃,忙问,小祥,菜不好吃吗?妈妈明天肯定会做好的。

石小祥收回思想,尽量不去想那个叫爸爸的男人。笑着说,不是,妈,我们单位来了一个新同事,叫叶小翔。妈妈啊了一声说,这么巧,和你一个名字啊。石小祥说,是相同的音,他是飞翔的翔,我是吉祥的祥。不过,他们说俩像姐弟俩。她把菜往妈妈的饭碗里拨了又拨,笑着说,妈,你也吃。又说,妈,你说好笑不。

妈妈看着小祥快乐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二】

公交车进站了,石小祥背着包,在人群中总算挤上了车,这一站到单位要十分钟,她看看表,还有二十分种,只有两站的距离,还好,来得及。

没有座位,她拉住吊的手环,跟着车的节奏,一左一右地动着。车里,孩子、老人、上班的青年人,车里挤得满满登登的。石小祥想,反正十了分钟的,也快的。

车两边的建筑物不断从眼前过去,又出现新的景致。忽然她觉得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自己,她警醒地回头去看。只见一只手已经伸在了自己的背包里,正夹住那个暗红的钱夹。石小祥愤怒地说道,你干什么!

谁知那贼心不跳,脸不红地缩回手,说着,干什么你看到了,我还能干什么,就你这长相,我能干什么。一边说着,一边吹着口哨,往后门挤去。

石小祥的脸涨红,一步追上去,抓住那贼的后衣襟,叫道,抓小偷。谁知那贼一把反手抓过石小祥的手,叫道,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是偷你钱了还是偷你的心了,谁看见了?就你这货色,我用偷嘛。

石小祥见这贼如此无耻,眼泪顿时涌进眼框,却不知说什么好。这时,一个声音说,我看见了,你把手伸进人家包里,想偷钱,被人家抓到还在这耍流氓。你这种人,就得送到公安局去。石小祥顺着声音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单位新来的同事,叶小翔。

车里的人都知道了,纷纷声讨那贼,说要把他送公安局去。这时,下一站到了,车也刚好停了,那贼见占不到便宜就灰溜溜地下车去了。

石小祥向叶小翔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

【三】

五月,单位组织了登山活动,单位的三十多个人全副武装上登山的行头,一路往山上挺进。石小祥的所在的宣传股的四个人,走到了队伍的后面,最胖的李丽气喘吁吁地说道,我不行了,我走不动了。

叶小翔笑着说,李姐,给你个棍,我牵着你。然后真的找一个木棍,把一头伸给了李丽。李丽也真的接过,说,小叶,行啊,学雷锋做好事啊。搞策划的老常也找了根棍,说,小叶,要不你再发扬一下风格,把我也顺手捎上?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叶小翔回头问石小祥,石姐,你还行吧。石小祥说,我没事,我很好。老常叹着,哎,还得年轻啊。我再年轻十岁,别说这大西山了,就是珠穆朗玛山我也能上去。李丽笑着,老常,你吹吧,反正吹牛也不交税。老常嘻哈一笑。

李丽问叶小翔,小叶啊,你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怎么上我们这个地方屈就来了。叶小翔有些腼腆起来,说道,我就是喜欢林业这个行业。我妈拗不过我,只好让我来了。老常说,好样的,有志气。

走着走着,忽然一条黑的在毛虫从树上掉下来,正落在石小祥的鞋面上,她从小最怕这虫子,因此地吓得大叫了起来,叶小翔手疾眼快,蹲下身,一把抓起毛虫,撇得远远的,然后拉过惊魂未定的石小祥,帮她仔细检查了一下,说着,石姐,没有了。放心吧。

石小祥为自己的失态,有些脸红,不好意思起来。叶小翔说,石姐,我其实也怕虫子,小时不知被吓哭多少次。有一次。一只毛虫掉到我的手胳膊上,我都不敢动了。其实我现在也有点怕,但是碍于面子,还得装作大胆。

叶小翔絮叨着,反复的讲着自己出过的糗事,一直从小时候讲上到上班后,石小祥想,会吗?

【四】

十几天后,领导吩咐石小祥和叶小翔去二营子林场办事,这条路不通车。只能骑摩托,叶小翔说,石姐,我带着你。我骑车的技术可好着哪。放心,保证不会摔到你。石小祥点点头。

这条路,很僻静,除了鸟虫的鸣叫声,和风吹过的声音,几乎没有别的声音。石小祥安静地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右手半抱着叶小翔的腰,她感觉到叶小翔的呼息很均匀,身体随着路面的凹凸有规律的抖动。

叶小翔忽然问,石姐,你平时喜欢看什么书啊?石小祥说,不一定。叶小翔说,最喜欢的哪。石小祥想了想,说,应该是宋词吧。有一本一直放在床头。叶小翔点了点头说,我也喜欢。想了想,又说,石姐,我总觉得你很像宋词里的一个人。石小祥有些意外,呆了呆,说,谁哪?叶小翔笑了笑,说,我不敢说,怕你生气。石小祥说,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哪,你总是帮我。说到这,石小祥的脸有些红,所幸,叶小翔看不到。

叶小翔停了好一阵子,才说,你有些像钗头凤里的唐婉。石小祥一愣,说道,唐婉嘛?我们像?石小祥浅浅地笑了起来。

叶小翔肯定地点点头,唐婉是一个温良、柔婉又有才,只是命运有些……石姐,我总觉得你心里有事,有点不开心,但你人真的很好。其实,咱可以做一个能抵抗住命运捉弄的现代版唐婉。

石小祥笑了起来,却点点头。

【五】

第二次去二营子林场,是一个月后了,叶小翔说,石姐,我带你走一条和上次不一样的路,虽然路不太好走,但很近的,不用骑车子,咱们步行去,我带了相机,咱们边走,边采风。

这条路,穿过山脚的小河,一直向上走,林子越来越茂密,植被很好,生态环境保持的也很好。

叶小翔指着一片树说,石姐你看,这就是枫树,你数数,叶子是五角的,只是没有到秋天,叶子还没有变红。要是到了秋天,这叶子红黄相间,特别漂亮。

一说到植物,叶小翔就变得活泼起来,又指着远处崖上一树说,石姐,那就是天女木兰,已经开了,美吧。

石小祥的情绪也活络起来,顺着叶小翔的指示,看个不停。两人一路走,一路说,已经翻过了岭杠。

甫一下岭,只见路边树丛中,伸出一簇一簇的白花,长势茂盛,在红叶的掩映下,格外耀眼。

石小祥忍不住走过去,原来这花一簇上生长着若干个小花朵,单虽小,但是却可以连成大朵,一大朵一大朵的,仿佛连成了白色的海洋,极是壮观。

石小祥回头问叶小翔,这是什么花?真奇怪。叶小翔摇了遥头说,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继尔又笑着说,那我来帮她起一个名字吧。石小祥笑着点点头,心里直想笑。

叶小翔说,石姐,你在笑我。嘿嘿,这世上的花本来都是没有名字的,也都是发现她的人起的。这个花遇上我,算他走运了,今天是我们第一次看见她的,所以,我们起名字也正常。

石小祥敛住笑,点点头说,你快起名吧。叶小翔搓了搓手,作势向天拜了拜,然后对着花挠了挠头,想了半天,才说,这花看上去很普通,但连成大朵,开得就很茂盛,仿佛时光在她的面前,也会灰溜溜地逃开,嗯,就叫她时光花吧,在时光里不会凋落的花。怎么样?叶小翔扭头看着石小祥,一付副顽皮的模样。

【六】

石小祥坐在办公桌前,忽然电脑上的QQ晃动起来,打开一看,居然是叶小翔。

叶小翔的家在邻市,请假回家已经三天了。叶小翔的网名是‘南唐宿酒’,他说他每当读到李后主的‘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句子时,他只想喝坛上好的女儿红,然后穿越回南唐,指点一下江山。这个时而像个狂妄不羁的浪子,时而像个忧国忧民忠臣,时而又像个混迹江湖的侠客的叶小翔,石小祥这么想。

Q里,叶小翔发了一个笑脸,问,干什么哪?

石小祥发了一个淡淡的笑,说,没干什么。

叶小翔发一个怀疑的表情,又做思考状,常叔和李姐哪。

都出去了,今天只有我在家。石小祥说。

叶小翔说,我呆在家里没意思,我妈总叫我做这个,做那个。我明天就回去。可能坐十点十五的火车,估计中午十二点到。要不要接我?当然,鲜花就不用了。

石小祥发了一个敲头的表情,坏家伙,我才不接。

叶小翔叹了一口气,说,唉,我是没人疼的人孩子。姥姥不疼,舅舅不爱。

石小祥发了一个摸头,表示安慰的表情。

叶小翔发过一个鲜红的唇印,石小祥的脸色一变,关掉了QQ。

【七】

公交站,石小祥刚一下车,电话响了,里面传来了妈妈的声音。小祥,你在哪里,家里来客人了,你买块肉回来吧。

石小祥去了肉类专卖店,买了一块肉,拎上了二楼的家。门一开,叶小翔出现在眼前,他有些不好意思,只是陪着笑脸。石小祥把肉递给妈妈,和叶小翔进了客厅。

石小祥说,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找到我家的?上我家做什么?有什么事吗?

叶小翔说,石姐,对不起,那表情是我发错了,我本来是想发那朵花的,谁知道……结果……就那样了。

石小祥听他这样说,笑道,原来是这样,吓我一跳。石小祥说着,也有些不好意思,问,你饿了吧。拿过桌上的一个苹果,递给叶小翔,你先吃个苹果吧。

叶小翔笑了笑说,石姐,你我在你的QQ上看到你家地址的,我就找来了。

石小祥一听,说,是嘛,我不记得了。因为石小祥的第二个QQ,一共只有五个好友,一个是叶小翔,一个是李丽和老常,再就是两个要好的同学。

叶小翔说,对了,我带了好多东西,你都要收下。说着,就从地上的大包里,拿出一样又一样,看得石小祥直愣神。

吃完饭,石小祥送完叶小翔回来时,楼下邻居对她说,小祥啊,你这对象不错。

石小祥的脸,顿时一片绯红。

【八】

叶小翔又在楼下等着了。

石小祥说,这样多不好,叫人家看见。

叶小翔说,我等我姐姐,怕啥。看着叶小翔的样子,石小祥噗嗤一声笑了。其实她的心底,又是很喜欢这样的。

叶小翔说,石姐,领导说今天我们去林场回来,就不用回单位了。我一想,反正你到单位还得坐两站车,不如我来接你,直接就走了,省了一笔钱。

还是旧时的路,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到也不觉得累。

叶小翔自言自语地说,不知道我的时光花开得怎么样了。石小祥说,什么叫你的时光花,难道只是你的,我也是看见的。叶小翔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对头,时光花也是石小祥同志滴,是我们集体的财产。

上了岭,叶小翔忽然拉住石小祥的手,硬把她拖向另一边,说,石姐,你看那边,那山多好看。石小祥有些急,却不是很生气,但仍故做生气状,但她没有强行甩开叶小翔的手,跟他往回走了几步。问,你干嘛。声音不大,甚至听不出恼了的意思。

叶小翔松开手,捶了捶自己的胸口,喘了半天的气,然后轻描淡写地说,刚才过去一条蛇,说实话,我也怕,我就拉着你跑了。

石小祥说,在哪?便要去看。早过去了,估计是过路的蛇。反正我们也是过路的,我们就不和它争了,你说对嘛?叶小翔莞尔。

石小祥一笑,点点头,说,我觉得你不是怕蛇。叶小翔睁大眼睛,诧然,石小祥笑道,你是怕我看见了蛇,大叫起来,吓到蛇也吓到你。

二人相对,笑了起来。

晚上,石小祥在日记本里写下这样的话:

我终于相信了那句话:这世上总有一个天使会来守候你。

【九】

石小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了和叶小翔的牵手,开始他们去一些僻静的路段,少见行人的地方,一起走走,后来,就可以在街上牵手同行了。

叶小翔开始时还是会叫她石姐,有时,又会直接叫她石小祥,后来,就直接叫名字了。一场姐弟恋,变得越来越清楚了。直到单位的人都知道了。石小祥觉得,和叶小翔在一起,也不觉得难为情或是害羞。

妈妈也知道了她和叶小翔的事,妈妈说,这个孩子不错,喜欢就在一起吧。石小祥不可置否。石小祥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骨子里有些自卑,又有些自傲,敏感而知性,纤细又刚强、总之,这些意思截然相反的词语用在她身上,一点也不矛盾。

河南癫痫医院哪家好
沈阳癫痫医院
小儿晕厥会是癫痫病吗

友情链接:

黄绵袄子网 | 领取大礼包 | 一键火化 | 财付通解绑手机 | 登陆网页登陆 | 棉加聚酯纤维 | 烟草条形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