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鬼步舞斗舞 >> 正文

【江南小说】王子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01

忍着一身的疼痛,傅七七开车回到城区。两个小时的车程,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折磨。扶着墙走出电梯,输入密码打开门,她整个人趴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偌大的公寓只听得见时钟的滴答声,显得异常安静。她闭着眼,试着忽略身上的痛感,慢慢地进入睡眠。

半梦半醒间,她听到关门的声音。睁开双眼,正好看到一个身影坐到身侧。

“怎么不回房间去睡?”乔双试着拉傅七七起身,却听见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她赶紧放轻力道,问:“怎么了?”

“没事,被我妈打了,身上有些疼,躺会儿就好。”

“你妈为什么打你?”乔双换了个位置坐下,让傅七七的头能舒服地枕着她的腿。

傅七七沉默了半晌才淡淡地说:“我把我们的事告诉她了。她知道以后很生气,拿起扫把就往我背上打,差点把扫把给弄断了。”说到最后,她笑了,却带着强烈的歉意和无奈。

乔双解开傅七七的衬衣,褪下,映入眼帘的是满背的红肿。她默默地拿出医药箱替傅七七上药。傅七七不时颤抖的身体透露出她所承受的痛楚。乔双无声地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替傅七七穿上衬衣。“很疼吧?”乔双摸摸傅七七的脸颊,怜惜道。

傅七七轻笑一声,“还是让你看见了。”特意躺在远离落地灯昏黄光圈外的角落,为的就是不让乔双发现脸上的红肿。母亲这一巴掌没留情,她的半张脸估计肿得厉害。只是比起背上的疼痛和心上的愧疚,这点痛楚完全可以被忽略。傅七七见乔双神色黯淡,忍着背上的疼痛撑起半个身子凑到她面前,笑道:“给我个吻就不疼了。”

身前的人如小猫般撒娇着仰起脸,乔双被逗笑了,俯下头,轻轻地在红肿的左颊上印下一吻。

傅七七摸了摸乔双的头发,不算轻柔的触感,“又剪头发了?”

“嗯。”

“还是短发好看,大老远地就认得出你来。”

乔双一眼不眨地看着傅七七的双眼,认真地问:“七七,如果你妈不答应我们的事呢?”

傅七七眼珠一转,抓着乔双的手说:“那我就每个月去跟她说一次,让她每个月打我一次。打多了,气消了,就同意了。”

“下次带上我,让她打我吧。”

傅七七看着乔双,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得很夸张,扯痛了背上的伤。好不容易忍住笑意,她说:“我妈见了你,可能会以为是个男的,说不定就同意了。”

乔双有些无奈地刮了刮傅七七的鼻子,顺着说:“就这样说定了,下次带着我一起回去。”

“下次再说吧。”傅七七勉强从沙发上坐起来,在乔双的搀扶下回到房间。两人并肩躺着,快入睡时,傅七七说:“乔,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

“会的。”乔双替傅七七掖好背角,安抚道:“别担心了,快睡吧。”

傅七七往乔双的方向挪了挪,直到能感受到她拂到脸上的鼻息,才安心地闭上眼睛。

02

傅七七是在阳光的照耀和背上的疼痛双重干扰下醒来的。习惯性地往左边一看,乔双已不在床上。从厨房传来一些声响,傅七七坐在大床中央,耐心地等待她的早餐。

房间的墙上贴着好几张大大的照片,代表了傅七七和乔双相识以来的几个重要时刻。

第一张照片被傅七七取名为“王子”,主角是乔双。那时候是冬天,她穿着一件厚厚的长款外套,微卷的短发,指尖夹着点燃的香烟,还有萦绕在空气中尚未散去的烟圈。虽然只是一张侧面照,却令傅七七怦然心动。脸红心跳,这应该是爱的先兆吧。

第二张照片的主角仍是乔双,是诊所的助理抓拍的,效果不太好。照片中,乔双抱着一只体型颇大的哈士奇,微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当乔双抱着大狗出现在傅七七面前时,她的大脑空白了好几秒,心跳又开始加速。傅七七努力平复好激动的情绪,维持着一名医生该有的冷静和专业。乔双的声音很好听,令她差点露出花痴的眼神。替大狗治好肠胃病后,傅七七和乔双算是认识了。

最后一次复诊后,傅七七亲自送乔双到诊所门口。犹豫了许久,她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我能认识你吗?”

乔双拉住活泼的大狗,笑道:“我们不是认识吗?”

“我……”傅七七紧张得有些结巴了,“我的意思是……是……我喜欢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乔双很意外。她定定地看了傅七七好一会儿,疑惑道:“你是同性恋?”

闻言,傅七七赶紧澄清:“我不是。”

乔双更疑惑了。“虽然我的外表很中性,但你应该清楚,我是个女的。”

“可……可你不是同性恋吗?”傅七七喃喃道:“报纸上是那样写的啊。”

乔双无意隐瞒,“我的确是同性恋,可你不是。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就走上这条路。这条路很难走,会遇到很多困难和阻碍。”

傅七七大声道:“我不怕。”她鼓起勇气抓住乔双的手,说:“我真的不是一时兴起的,我是真的喜欢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深深地望进这双泫然欲泣的双眼,乔双看到了傅七七的决心和真意。沉默了许久,久到傅七七以为再无希望时,乔双说:“我们试试看吧。”

“太好了。谢谢你。”傅七七激动地抱住乔双。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红着脸松开手。

乔双笑了,伸手摸了摸傅七七因害羞而通红的脸颊,低下头,在她额上轻轻一吻,并邀请道:“下个月中有时间吗?我想邀请你去巴黎。”

“啊?”事情发展得有些快,傅七七快跟不上乔双的思维了。

“我在巴黎有工作,结束后有一个星期的假期,你有兴趣与我同游巴黎吗?”

这回傅七七总算跟上了乔双的思维。她赶紧点头答应。

第三张照片的主角是乔双和傅七七,地点在巴黎街头。那时的巴黎飘着细雨,乔双刚结束工作,妆还未卸便赶来与傅七七见面。乔双刚走过转角,傅七七便迫不及待地跑向她。被雨水冲刷的地板有些湿滑,傅七七脚下打滑,身体前倾,眼看着就要正面撞上地板时,一双纤细却不乏力道的手牢牢地接住了她,并把她拉到怀中。

“吓死我了。”傅七七看向刚刚差点摔倒的地方,心有余悸地说。她抬头看向乔双,眼睛蓦地睁大了。“好美。”她情不自禁地伸手摩挲乔双的红唇,眷恋的眼眸直视着爱人的双眼。

乔双的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她拉住傅七七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然后,低下头,重重地吻上傅七七的唇。

两人拥吻的照片隔日在网上流传开来,人人都在猜测乔双的新女友是谁。幸好偷拍者的技术不高,没有拍到她的脸。不然,她可以会连公寓都不敢离开。

乔双问:“七七,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压力很大?”

傅七七揽住乔双的手臂,靠在她的肩上,说:“这个还好,我做好心理准备了。现在好了,全世界都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应该没有人会明目张胆地打你的主意了吧?”

乔双揽住傅七七的腰,笑道:“其他人要打我的主意我控制不了,不过,我可以保证的是,我绝对不会打她们的主意。我呀,只会打你的主意。”说着,乔双的手开始不规矩地在傅七七身上游走。

“痒。”傅七七边笑边躲开乔双恶作剧的手。两人在地毯上滚成一团。

第四张照片也是目前为止的最后一张照片,主角是乔双和傅七七。这是一张大头照,两人坐在卧室的地毯上,头靠着头,笑得很灿烂。

乔双曾端详这张照片许久。傅七七问:“你看什么呢?”

“看你的笑容。”

傅七七走到乔双身边,自信地说:“很漂亮,对吧?”

乔双看了傅七七一样,又把视线移回照片上,嘴里吐出两个字:“是傻。”

傅七七佯装生气地推了乔双一把。两人又打闹起来。

“想什么呢?”不知过了多久,乔双端着早餐走进卧室,见傅七七正坐在床上发呆。

傅七七拉着乔双坐到身边,“我在想,我们在一起都快三年了,为什么只有四张照片呢?”

“电脑里还一大堆呢。”

“那不一样。”傅七七指了指墙上的四张照片,说:“要这样挂出来的才算。”

“那你再挑一些出来,我们可以把它们挂到书房或者客厅去。”

“好。”傅七七满意地亲亲乔双的脸颊。

03

当傅母出现在公寓前时,傅七七惊讶地合不拢嘴。她赶紧把手中的袋子塞到乔双手中,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母亲面前,小心翼翼地叫了声“妈”。

傅母微微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她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乔双,又看看微低着头的女儿,问:“你上次说的那个人就是她吧?”

“嗯。”傅七七正犹豫着要不要叫乔双过来。

傅母又打量了乔双半晌才说:“长得倒是不错,就是太瘦了。”

傅七七赶紧解释:“妈,乔是模特,不能胖的。”

傅母没有说什么,径直走进公寓。见状,傅七七转身跑到乔双面前,拉着她快步跟上母亲。

傅母端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乔双坐在侧面的单人沙发上。傅七七泡好茶后,习惯性地坐到了单人沙发的扶手上。傅母扫了两人一眼,拍了拍沙发,说:“七七,过来坐着。”

傅七七看了看母亲,又看着乔双,心里有些不情愿。乔双示意她过去坐,她沉默地坐到母亲身边。

傅母不理会乔双,看着女儿的侧脸,问:“上次打了你,还疼吗?”

傅七七摇摇头,“不疼了。是女儿不对,女儿该打。”

“这么说,你知道和她在一起是不对的了?”

“不。妈,我不是这个意思。”傅七七激动地否认:“我只是认为我与你沟通的方法不对,但是,我绝对不认为我和乔在一起是错的。”

“你……”傅母被她的执拗气得不轻,“是不是就算我和你断绝关系,你也要和她在一起?”

“妈。”傅七七一脸惨白地看着母亲,鼻头一酸,眼泪滑落眼眶。“妈,你为什么要这样逼我?”

见女儿哭得伤心,傅母叹了口气,伸手替她抹去眼泪,转而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三年。”

“三年。”傅母重复了一遍,叹道:“我从来不知道我的女儿喜欢女人。”

“妈,我喜欢的是乔,不关性别的事。只是,她正好是个女人罢了。”

被抓住的手传来沉重的力量感,作为母亲的她能感受到傅七七的坚决。她这个女儿从小就倔,撞了南墙也不肯回头。这一次,她把傅七七打得很惨,却也改变不了女儿的心意。看来,这件事闹到最后,妥协的又会是她。

“你真的爱她吗?”傅七七以为母亲问的是自己,却发现母亲的视线停留在乔双身上。

乔双毫不避讳地直视傅母,坚定地说:“是的,伯母,我爱她,并且会一直爱她。”

傅七七感动地看向乔双,泪水又在眼眶打转。这是她第一次听见乔双如此直接和肯定地表达爱意,她的嘴角不禁浮起笑意。

“你能给她什么?”傅母又问。

“她想要的,我会尽最大的能力为她实现。如果她没有开口要求,我会给她一个家,并好好呵护她,让她可以肆意地依赖我。”

傅七七五岁时没了父亲,自懂事起就和母亲一起撑起了整个家。念书时,每当听到同学讲起父亲,她都会不自觉地露出羡慕的神情。她羡慕他们有个像避风港一样的父亲,为他们遮风挡雨。而她,从小就暴露在天空下,强迫自己成为坚强的小草。这是她心中最为脆弱的部分,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她没有想到,乔双竟可以猜透她的想法,并在母亲面前如此坚定地许下承诺。

傅母不再发问。安静了好一阵子,她突然点点头,承认道:“你了解七七,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和七七交往过的几个人中,你是唯一一个懂得她的心的。难怪我这个坚强得像块石头的女儿也会心软。”

乔双笑了,笑得很从容。傅七七紧张地抓着母亲的手,战战兢兢地问:“妈,你这算是同意了吗?”

傅母拍拍傅七七的手背,叹道:“既然你喜欢,妈也就不说什么了。其实,那天打完你之后,妈也想了很多。妈知道你一直想找个能真正依靠的人,现在找着了,虽然是个女的,妈也认了。看这孩子也不错,妈就让你们在一块吧,免得你爸晚上报梦来怨我。”

见母亲终于释然同意了,傅七七松了口气。“我还怕父亲走到梦里来打我呢。”

“你爸开明得很,肯定会同意的。对了,你们看什么时候有空,回家来当面跟你爸说说,让他也高兴高兴。”

“好。”傅七七和乔双异口同声地答应道。

04

看着手中的结婚证,傅七七觉得自己简直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她紧紧地抱住乔双,在她耳边说:“乔,我觉得好幸福啊。在我最向往的国家和我最爱的人领证结婚,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还有让你更惊讶的。”

看着一脸神秘的乔双,傅七七问:“是什么?”

乔双递给傅七七一个颇大的盒子,“打开来看看。”

刚打开盖子,傅七七便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她捂住嘴唇,惊叹道:“天啊。”

一袭白色婚纱静静地躺在盒子里。乔双笑着把傅七七塞进车里,让她换上婚纱。两人手忙脚乱地折腾了好一会儿,傅七七才顺利地穿上婚纱。乔双率先推开车门下车。然后,她弯下腰,伸出右手,做了一个绅士的邀请手势。傅七七把有些颤抖的手放到乔双手中,两人并肩站在车旁。

乔双指着不远处的教堂,问:“你看见那个教堂了吗?那里就是我们举行婚礼的地方。”

“真……真的吗?”傅七七看着教堂,一脸激动地问。

“过去看看就知道了。”说完,乔双拉起傅七七的手往教堂的方向奔跑。

穿着白色礼服的乔双和穿着白色婚纱的傅七七奔跑在街上,异常显眼。傅七七听见路人们的惊叹声。她甚至听到一个路人说:“好漂亮的一对。”那一刻,她兴奋地想要邀请那位路人来参加她们的婚礼。

抵达教堂时,傅七七惊讶地发现,除了牧师,里面竟然坐着不少人。右侧座位上,母亲坐着前排,后边还坐着诊所的几位同事和她的几位大学同学。左侧的座位上坐着乔双的父母和亲戚,还有她的同事。

“怎么会这样?”她怔怔地看着乔双。这一天,乔双已经给了她太多太多的惊喜了。

“我向他们发了请帖,邀请他们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眼看着傅七七又要哭了,乔双赶紧抚慰道:“可千万别哭出来啊。哭花了妆,那可成花脸猫了。我要我的新娘子漂漂亮亮地接受大家的祝福。”

傅七七吸吸鼻子,努力平复情绪。她一眼不眨地看着乔双,认真地说:“谢谢你,我的王子。”

乔双牵起傅七七的手,一步步地走到神父前。当两声“我愿意”响起时,教堂被甜蜜的幸福盈满。傅七七看着自己和乔双无名指上的指环,坚信她们能够在一起很久很久。

哈尔滨去哪能治好癫痫病
成都小儿癫痫病医院
治癫痫病什么药好

友情链接:

黄绵袄子网 | 领取大礼包 | 一键火化 | 财付通解绑手机 | 登陆网页登陆 | 棉加聚酯纤维 | 烟草条形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