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金禹阳光 >> 正文

【江南】野百合的春天(中篇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第一章【苦难的童年】

(一)

2012年9月16日,位于长白山余脉里的小山村马架子,一大清早,村东头养牛专业户刘翔家,一边张灯结彩,一边呼啦啦开出一队头顶红花,车身上飘满五彩气球的整洁的迎亲车队。看看,人家这才叫结婚。交头接耳的邻居们,一边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这场声势浩大的婚礼,一边用称赞的口气对正准备上车的刘翔说;你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真的是水滴石穿,你终于熬到头了。

而此时,在村子的另一头,三儿也正在镜子前踌躇的打着转转。妈妈,准备好了没有?人家刘叔叔可是等不及了啊!说这话的是三儿的大女儿慕容晓月。此时的晓月,一手抱着两岁的女儿,一手拿着一套大红的婚礼服。她一边往屋里走一边对正在镜子前梳头的三儿说;妈,快点的,一会刘叔的车就到了。看看你这孩子,怎么总是改不了毛手毛脚的脾气。话虽然带着几分责备,可是此刻的三儿,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却道出了她此刻内心的欢喜和幸福。

妈,你的衣服怎么还没有换好?这时候,急急忙忙跑进屋的小女儿慕容晓霞一边催促正在换衣服的三儿一边说,刘叔的车已经到家门口了。

啊!三儿一边感到惊讶一边对镜子里已经穿的很美丽的自己自言自语说;这个刘翔,怎么这样猴急。谁说我猴急了?这么美丽的新娘子,我要是不急才怪。说这话时,一身西服的新郎刘翔已经笑盈盈地站在三儿的身后。

三儿慢慢的转过身,用爱怜而又甜蜜的眼神看着刘翔那充满幸福的脸,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是吗?三儿用含着热泪的眼睛看着刘翔问;是的,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刘翔一边用手擦去三儿的泪水,一边用饱含深情的目光盯着三儿美丽依然的脸说;从此以后,你张秀琴就是我刘翔最美的老婆。刘翔......三儿一头扎在刘翔温暖的怀里。

是啊!都说是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可是时间对已经进入中年的三儿和刘翔来说,这样的幸福,她们整整走了5年,5年,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她们俩虽然近在咫尺,但生活上的那条鸿沟,却整整在她们的中间横亘了一千八百多天。

(二)

表妹三儿是姨最小的女儿。姨生了七个孩子,三男四女。两个表哥和小表弟。两个表姐和两个表妹。很可惜的是,四表妹在她七岁时,因为得了疟疾不治而亡。那时节,我和三儿都刚好十岁。因为我是正月初一的生日,虽然同一年生,而我却整整比三大十个月零九天。

或许是因为同岁,在表姐妹里,我和三儿最投缘。三儿生性温和,圆溜溜的脸上,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上,浓密的睫毛像排着队生长的蒿草。又黑又长的遮掩着水灵灵的如同星星一样的眼珠。使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像两颗长了毛的葡萄镶嵌在有着深深酒窝的圆脸上。

那年的夏天,我和三儿一起背着母亲用棉纺的格子花布为我们做到书包去上学。那时候的三儿长得结结实实,因为壮实,把我显得又小又干巴,用姨夫的话说,这丫头就是吃御宴也催不出肉来。我仗着姨夫对我的偏心,每次都会借机在姨夫的怀里撒娇。这时候,三儿就会扑闪着好看的眼睛伸手拽住我的手说,琴儿不许耍赖。我一边往姨夫怀里钻一边对三儿做鬼脸。小琴不许欺负我,我是你姐姐。而此刻,三儿也会毫不退让地拽住我的手说;你不也是小琴吗?我才不叫你姐姐呢。

小琴是三儿的大名,也不知道那时候父母是怎么想的,我的名字竟然也叫琴。姨夫姓张,三儿就叫张秀琴。而我是与堂姐一起排名,所以叫高士琴。或许,大人们起名时没想什么,等我和三儿长大了,大家才发现这是个麻烦。因为不管谁,只要喊一声小琴,我们俩就会一起答应。这让母亲和小姨很别扭,最后还是姨夫想出着来,三儿还叫小琴,而我就成了琴儿。

学校离我们家有六里多的路程,每天我和三儿还有二表姐四哥小堂姐一起上学。因为二表姐和四哥小堂姐是同岁,往往是她们在走出家门时和我们一起,等走一会儿我和三儿就被落在了后边。不知道是因为胖还是不喜欢上学,三儿总是在走一会儿后就得停下来歇歇,一看她又不想走,我急得跳着脚哀求,三儿,快点走吧,不然一会我们又要被罚站了。罚就罚呗,三儿说完索性就坐在地上。这样的时间,让常常迟到的我们,成为班里被老师罚站最多的学生。

(三)

三儿是这种看着精明但学习很差的女孩子,而我的学习在全年段也是最出类拔萃的。所以,教我们的才老师在我们被罚站的时候,都会对长得高高大大的三儿说;你就不能不迟到吗?罚站对来说你没什么,可是你会耽误她的前程。就因为这句看似不经意的话,三儿对他起了报复的心。才老师从小就脚有残疾,当时四十岁的他个子只比三儿高出一点点。这使总是被罚站的三儿,在没事的时候,小小的脑袋开始了琢磨怎么犯坏的准备。

机会终于来了,在一次我们被罚站之后,三儿故意在班级门口放了一块劈材棒。因为我们都知道,才老师因为腿脚不好,所以,每次下课他都是第一个走出教室。结果不想而知,才老师被结结实实的绊倒在土地上。看到他在那么多同学面前被重重地摔倒,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他残疾的左脚尖是向后脚跟向前,而他的右脚却是脚尖向前而脚跟向后,这样子两只脚正好是一正一反。所以,当他费了好长时间才站起来的时候,我吓得一下躲在三儿的身后。我以为这回可惹祸了,我们俩不用说罚站,可能连家都回不了了。才老师没有立刻发火,他很认真的看我们很久,最后,他只说了一句话,还不进屋准备上课。那次以后,他没在罚我们,而我和三儿从此也没再迟到过。

11岁的冬天,父亲因为和大妈吵架,所以带着我们搬到了很远的地方。临走时,三儿拽着我的手问,我也跟你去好不好?看着三儿祈求的目光,我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看着我们俩难舍难分的样子,父亲二话没说,抱起三儿就放在了拉东西的马车上。这情景,让母亲和小姨禁不住泪流满面。这时候,一向和父亲对脾气的姨夫拉着父亲的手说;二姐夫,你先把三儿丫头带着,等过几天我去接她。我和三儿就这样随着父亲一同来到了陌生的新家。因为是寒假,我们和哥哥就没有事做。整整一个冬天,我们仨像冬眠的黑熊,每天只把学过的书拿出来看看。

三儿虽然在学习上输给了我,但在其他方面,她却是我所不能比及的。她曾经对我说;琴儿,等我长大了,我一定像二姨一样,做一个心灵手巧温柔贤惠的女人。

(四)

你......我用手指着她美得像花一样的脸笑话她说;小琴羞,怎么这么小就想做贤妻良母。你,她气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对母亲喊,二姨,你看琴儿欺负我。母亲看到我们俩顶嘴,就用手拍了一下我的头说;丫头,你该跟三儿好好学学,我不,我才不要做什么贤妻良母。说完,我撒腿就往艳家跑。

那个冬天,我前院的艳每天都来找我,因为她父亲是村书记,母亲是老师,所以,她们家里的书应有尽有。而我又是那种见书就走不动路的人,尽管有很多字都不认识,但我还是会自得其乐的在书本里艰难地爬行。三儿快乐的和母亲学针线活。有时候,母亲也会喊上我说,女孩子家,读那么多书啥用?你得多学学女红,这样才能长大了找个好婆家。我不敢和母亲顶嘴,只好有时候不情愿的和三儿一起学做针线活。

快过年的时候,姨夫来接三儿回家,说是小姨想三儿了,我不情愿的揪着姨夫的衣襟儿,求他别把三儿带回去。姨夫哈腰抱起,用满是胡茬子的脸亲了我一下,琴儿,舍不得就跟我去。我被扎得满脸生痛,但还是紧紧的抱着姨夫的脖子小声说,不行,妈妈会想我的。

1980年冬,14岁的三儿,因为姨夫突发脑溢血的离去,她的童年过早的结束。那时候,大表姐和大表哥和二表哥已经结婚分开单过,19岁的二表姐也已经与同村的二子定了结婚的日子。姨夫的离去,让一向什么都不管的小姨陷入了六神无主的境地。哭归哭,可日子还得继续。这时候,14岁的三儿表现出超出年限的毅力。她流着泪对哭得死去活来的小姨说,妈,爸爸没了,你还有三儿。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用在三儿身上一点不假。在姨夫烧完头七后,她把花格布的书包小心翼翼地挂在墙上。然后穿上塞满乌拉草的棉水靰鞡,二话不说,拉起爬犁就去山上捡木材。东北的冬天,东北风像一把刮肉的刀子,三儿艰难地在没脚深的雪地里走着,冰冷的雪灌满了她的鞋子。她什么都不顾,一步一步,她终于拉回家一爬犁木材。推开家门,她抱着流泪的小姨放声痛哭。

(五)

女大十八变,此时15岁的三儿,正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她圆乎乎的脸上,退去了少女幼稚的顽皮。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毅正逐渐在她脸上形成。

1981年,心中国开始了第一批生产到户责任制。这让早已在贫困里打滚的农民,第一次尝到了自己当家作主的滋味。在分土地与耕牛的抓阄中,三儿幸运的抓到了全队里最好的一头公外号叫“将军”的四岁龄的种公牛。

能够把村路最好的牛抓到手里,三儿兴奋得几乎跳起来。她小心翼翼地把分到的牛牵回家里,这让那些抓到乳牛与老弱病残牛的邻里们,眼馋的不行。别人眼馋也只是叹口气在心里,可是大表嫂可就不成了。这个一向有香油必占的女人,早已开始了另一种盘算。她甚至觉得,这种算计一旦成为事实,她“小算盘”的外号也不白叫。

离春耕还有十几天,大表哥带着小算盘回家看姨,这让一辈子都善良温柔的小姨感到欣慰。不论怎么说,大儿子还是惦记自己和弟妹。所以,姨把平时没舍得吃的鸡蛋蒸了鸡蛋糕,那时候,鸡蛋已经是农村最好的菜。三儿用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一切,她不相信夜猫子进宅能有好事来。果然在吃过饭,小算盘用手扯扯大表哥的衣角,表哥有一些为难的看着她,看表哥没有说的意思,小算盘干脆自告奋勇。她装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对姨说;妈,你看春耕到了,我合计咱们是不是得合计合计怎么种地。你们家分的都是山坡啦啦岗子,将军又是很烈性的公牛,要不咱们换换,把我那个8岁的乳牛给你们,这样也好让你们能把地先种上。

什么?三儿一听就急了,她用鄙视的口气看着姨的脸说;妈,我就说今早上乌鸦叫没好事,你看看这不来了?说完,她回头对有一些羞愧的表哥说,哥,你行啊,算计到我们头上了,你不嫌磕碜啊?大表哥二话没说,低着头蹲在地上。

三儿,你怎么说话?小算盘瞪着急红的小眼睛,你怎么不懂好赖,我这不是为你们着想吗?你怎么这么说话?三儿好比示弱,你想我怎么说?按你的意思把将军换给你吗?三儿当仁不让的回击到,你们好意思说吗?爸爸没了,你们管都不管我们,现在分产到户了,你看到我分了全队最好的将军,你们又来猫哭耗子假慈悲。

(六)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不就是先把将军弄到手,然后再把地弄你手里去,这样,你不但得到了实惠,还用这招掩盖了你自私自利的远近闻名的臭名。啪,被三儿说得无地自容的大表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抡起胳膊打向了三儿的脸。秋成,你......一向温柔的小姨看到三儿捂着脸倒在地上,她扬起手,平生第一次打向儿子。坏蛋,此刻,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学的三二表弟元成,一句你为什么欺负我三姐的话音没落,手里一根擀面杖粗的木棍结结实实地打在表哥肩上。

你敢动手打人?还没等大表哥回过神儿,小算盘已经回身从10岁的元成手里抢过木棍,她咬牙切齿,毫不留情的木棒劈头盖脸地就打向小表弟。住手!这时候,闻讯赶来的邻居马大爷伸手夺下小算盘的木棒。他用尽全力把已经打成一锅粥的一家人拉开后,用颤抖的手指着大表哥和小算盘说,秋成小算盘,你们还是不是人?这么小的俩孩子,你不管也就算了,怎么下得去手打她们。大表哥此时才觉得不好意思和丢了面子,他低着头拽住小算盘的手说,赶紧回家。小算盘用怨毒的眼睛看着泪流满面的三儿和小表弟说;你等着,我要能让你们在这里消停我就不是小算盘。

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是衣服,可是大表哥却把这句话给反过来了。回到家里,小算盘对懊悔不迭的大表哥破口大骂。瞅瞅你那熊样,两个小孩子就把你干灭火了。你还说你是老大,屁,给我提鞋都高抬你了。此时,一向温顺如绵羊的大表哥,哪里敢说半个不字。他低眉顺眼地对小算盘说,行了,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生那么大气干啥。怎么不生气,那么好一个牤子,咋就落她们手里了?小算盘一边骂一边对正在点火烧炕的大表哥说;不说还行,一想起来就心堵。哼,我就不信我拧不过她们。小算盘余怒未消,她一边用手捶大表哥的肩一边恨恨地说,种地的时候你不许帮忙,看她们怎么来求我?

当天晚上,离家十里已经做倒插门女婿的二表哥,带着漂亮的二表嫂回到家里。

(七)

他接到村长的电话时,二表哥宝成正给他腿脚不好老丈人做拐杖。此时,住在同村已经怀孕的二表姐也带着二子姐夫回来了。看着脸肿的锃亮的三儿和被木棒打得满头包的小表弟元成,二表姐秀英放声痛哭。她不明白,哥怎么这样狠心,自己的弟妹,他怎么对她们下得了狠手?

哈市医院怎么治疗癫痫
诊断癫痫病有哪些方法
南昌最好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黄绵袄子网 | 领取大礼包 | 一键火化 | 财付通解绑手机 | 登陆网页登陆 | 棉加聚酯纤维 | 烟草条形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