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时尚的宝宝名字 >> 正文

【江南小说】战争!战争!女人的.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香喷喷的大米饭呐!我何时才能吃上?(一)

生活在经济飞速发达的大都市,我却一年多没有吃上香喷喷的大米饭,还真的不是笑话。虽然过的不是小资,但以我的收入,要吃上一碗热腾腾的白米饭还是不差钱的。可我就是吃不上!你说纳闷不?

老公的姐姐下岗多年,而嫂子本来就没有工作,因为年龄大学历低,所以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两年前老公把她俩介绍到他单位的食堂打工,管吃管住还交两金(统筹和医保)。她们有了工作,公公婆婆不再为此发愁了,本来是件好事。可从此全家(确切的说是两个家---我们和老公的哥,大姑姐离婚)就开始了没完没了的吃剩饭生涯,剩米饭不断(她们算好我们的食量),剩馒头剩饼常有,剩菜有时也客串一下,似乎和剩饭结下了不解之缘。

开始我觉得也没什麽不好,省钱省力省时。这些下山虎有负责的人专门收走喂猪,你说猪吃人的饭岂不糟蹋了,所以悄悄截留一点点,应该不算罪过吧?可这样做竟像我们偷抢了猪的饭。老公开始讨厌她们这麽做,但在我枕边风的吹嘘下,也不再说了。

她们渐渐地养成习惯,隔三叉五不辞辛苦的往家带剩饭,至今已一年有余。我越吃越没味,可能大食堂蒸出的米没电饭锅蒸出的米香?再者她们为了多带,把米压挤地如同饼干,每次一吃就是三天,我们家的冰箱俨然就成了只为保存剩饭剩菜的电器。没香味没营养,想到五岁的儿子,我再也受不了。给婆婆说,婆婆不已为然,说又没馊,吃不坏肚子。无奈只好教唆老公,婆婆终于在老公的多次强烈抗议下,只同意给两个孩子(有老公哥的孩子)吃新鲜的。

你们肯定纳闷说我干吗不会自己做?因为两个原因一种思想决定我做不了也不愿做:原因一,我是北方人,家里的老大我的公公是南方人。他极讨厌吃蒜和北方的饮食,怕我偷偷的放蒜,还说我手上有股化妆品味,任凭我怎麽洗,他都怕有味。以至于我一进厨房,他老人家就紧张。原因二,我是个体户,天一亮就泡在店里,直到深夜。一种思想是:狭隘的思想,我也是个脱不了俗的女人,烦不断理还乱的婆媳关系让我也身心疲惫。婆婆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她把所有的精力钱财完全奉献给老伴子女及子女的子女,三个孙子辈的吃穿用洗她全包了。外孙上完小学大姑姐还不情愿的接走,大儿子十二岁的女儿至今还无偿的全托在婆婆处,我儿子也当然顺理成章的由婆婆带至五岁。俩个儿子的孩子还是婆婆几乎一夜不差的搂大的,我们俩个媳妇准确的说是帮婆婆生了俩个孩子,仅此而已。认识我的都羡慕不已,作为女人我承认我是幸福的,也许老天在弥补我少年所受的苦。可任何事都有它的多面性,婆婆想公平的把爱均匀的分给,儿子与女儿;孙女与孙子;媳妇与媳妇;可真真的难为她老人家了,别说凡人就是神仙也休想分得清啊!

婆婆没有意识到,三个孩子已经成家,已经分成三个个体。大家内心都在想着小家的利益,想着如何从父母那获取更多的利益,谁想吃亏?自然只有也只能是父母,他们也亏的心甘情愿,亏的无可奈何。良心和不安曾驱使我去改变此现状,想让婆婆轻松些,想让她尽量少履行子女的责任,没想到快言快语锋芒毕露的我终究不敌心思颇多的嫂子。特别是一件事我到此都出奇的纳闷,嫂子竟把婆婆的一处房子(也是哥嫂结婚时婆婆给他们住的),让她没房子的小弟(嫂子是外地人)住的没头没尾,从单身住到一家三口,你说香港澳门都回归了,他还遥遥无期,更可气的是哥嫂竟还理智气壮的在我们这常年驻扎。在我和老公的多年抗议下,我和婆婆公公的关系竟越来越僵,婆婆说房子是她的,她活着谁来住都是应该的,我无权过问,至于那套房子闲着也是闲着。我曾一度陷入崩溃,无奈而悲愤的我想搬入那套房子,远远的逃离这无尽的家庭纷争

战争开始(二)

这个情况在我和老公认识时便如此,哥嫂姐为了吃上免费现成的午餐,乐此不疲的穿梭在父母家。真真委屈了这九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只可怜它不会说话!大家可以想象是怎样的景象?-----鞋子开会,厕所排队,茶余饭后大家都如兔子般四散而逃,每每收拾残局仅有婆婆......你若骂我也黑心,我可要反驳你,那可是大家的妈呀!

尽管婆婆如此地鞠躬尽瘁,也没能平息我们之间的相互争斗。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我们与哥嫂形同陌路几年,似乎我们就没怎麽融洽的说过话。即使我视他们如空气,人家照样理直气壮地吃喝拉撒甚至住,生怕比我们少吃了一口。在这个人口密集的家里,我常常压抑的喘不过气,只有拼命地努力赚钱买房,奈何房价像吃了激素狂长。我无奈只有暗暗的对自己说“忍”!人有时就是这样,当你悄悄的给一个人“好”,他会高兴会知足;可当你公平的把“好”公开的分给大家,他们就会感到理当,就会莫明的攀比。如同一个国家,没有原则没有条件的同工同筹,绝对的人人平等也将是极其可怕的乌托邦主义。

去年四月的一天,我终于将积攒多年的怨气纠结必然的爆发了。那天晚上,家里有婆婆(公公每到春季,都回老家住上一个多月),嫂子,老公,我及两个孩子。血往头上一涌,我要豁出去狠狠的耍一把泼妇。

我愤愤地问嫂子:“你到底要住那套房,总不能你长此以往的吃一个站一个,你嫁过来还带你家人嫁过来,一拖一呀!”。

她冷冷地说:“那套房我就不让你住,咋拉!这个家我还不能来了?”。

我恼怒地说:“你这一年365天的住,你还不能来了,你走过吗?”。

我看她还这般有理,便边说边动手推开衣柜,拽出她大堆大堆的衣服扔到地板。婆婆没见过这阵势,有点蒙了,反应过来说慌忙说:“赶紧捡衣服”。老公闻声急忙跑出来边骂我边想修理我,我也骂他也跟他比划。我像发狂的犬,疯狂地咆哮着......但有一点我还是清楚的,就是那种情况下我闹了也不至于遭打(老公打我婆婆会拦,嫂子打我婆婆老公都会拦)。否则,我这细胳膊短腿的小个岂不是找打?孩子们瞪大了眼睛,真是可气又可笑,我三岁多的儿子竟学着爸爸的腔调,奶声奶气地随声附和:“妈妈滚,妈妈滚.....”,这个白眼狼。

揣走家中全部现金,我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个夜晚我要在哪度过,只想快速的逃出这个家。四月初的夜晚,还有丝丝寒气,我却高高的捋起袖子,丝毫没感到觉冷。只感觉浑身的血液沸腾,我象有无穷的力气没有目标的狂走。我终于终于把多年的压抑统统释放,那个“爽”啊!......甭提了。

无奈的搬家(三)

哭哭啼啼地跑回娘家让我家人添堵的蠢事,我才不要干!于是叫上朋友在洗浴中心度过一晚。我还纳闷早知这麽痛快,何不更早一点爆发?一夜未眠,理清头绪激昂的想明天的事,既然闹了就要闹个明白,把多年的纠结扯清。只有两种解决方案,要麽哥嫂跟父母住,我们住那套房,让她弟弟彻底滚蛋,大姑姐先不用理会;要麽反之。总之不是他们走就是我们走,我就高姿态让他们挑吧。

次日回家,我进门就直走婆婆屋推开柜子,看他们的衣物还在不在,一看竟丝毫未动。

我忒恼怒地问坐在沙发上的婆婆:“他们到底走不走”?

婆婆居然看都不看我的说道:“不走”。

我压着怒火说:“不走可以,把那套给我腾出来”。

“随你们便,不行你们一个个都给我滚蛋!”婆婆说。

我被激怒了,说:“不怕丢人,我就把他们的东西全扔到楼下”。这是公公单位的房子。

婆婆也恼怒了,说:“你这个泼妇,休想骑到我头上作威作福,想霸占我的家产,没门!”。

“泼妇也是你逼的”我嗷嗷的说。没想到这个老太婆居然这般恨我!

曾经贤惠的婆婆啊!难道错全都在我?难道我们都是丧失本能的猪非要圈在一起喂养?你你你!甭说你!天都没有权利剥夺我的本能!没有权利污染我的感官!我的心呐!岂止是碎了呀......

这个家容不下我,我只能离开这个家,我收拾行装,准备和老公谈离婚。老公下班看到这种景象,追问我,我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老公紧紧抱着我,良久无语!或许他也在哭泣吧!......这个男人这麽多年也在这种夹缝中忍受,他左右不了父母,也成全不了我,他懊恼,他无奈,他逃避......就这样许久。“我们先租房住吧”老公最终说,我也决定。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们早早的去找房子。因为我的工作,只能在附近找,刚好中介有一处价钱位置都不错的,只是顶楼(七楼),我俩商量了一下便租下了。婆婆知道我们连钱都付过了,只得说让孩子还在这住吧。孩子一直是跟婆婆睡得,带过去我也怕伺候不了,就同意了。

我们收拾行装,叫来搬家公司,大模大样的搬走了。那一刻,我拿尽所有,仿佛永远也不再回来。

我要开始新的生活;我要随心所欲的生活;我要拥有自己的天地;我要尽情地呻吟......

岁月呀!你可否为我放慢脚步,让我细细地品位,让我重点磨灭的激情!

我终明白了。奇怪的电话(四)

我不知疲倦的将所有物品一一归整。就这样,简单装修过的旧房子,在我的精心布置下,感觉还挺舒适温馨。我要好好地活给他们看看,我要看看到底是我挣得多?还是你们贪得多?老俩口加起来才两千多块,咋地?你们还能都贪了去?

油烟酱醋的日子总是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东西需要添置,那时我俩脑子里没有丝毫再搬回去的念头,便毫不留情地取出沉甸甸的银子,在电器行超市间穿梭。咱是工薪阶层,每买一样东西都要在同种物品的价钱上如此反复的比较琢磨。洗衣机买的是双缸杂牌,冰箱买的也是杂牌,我简直喜欢死了杂牌,以后谁要说杂牌不好,我就找谁说道说道。下面说一个小插曲,我们在买电器时,老公接了个电话。说是婆婆打来,婆婆告诉老公:嫂子主动说她认识卖电器的人,可以让我们省二百块钱,现在就等我们回话。天呐!我这个嫂子,我真是服了她!拜她所赐,我被婆婆戴上当之无愧的‘泼妇’头衔;拜她所赐,我母离子散;拜她所赐,我终于在出租屋过上了梦想的日子儿;难道我还要拜她所赐,省下这区区二百块钱?这种种‘大恩’我要消受到何时是头?更绝得还有后来婆婆找我老妈唠嗑,婆婆说大媳妇还劝说她:“妈,您别生气。她骂我,我还不生气呢,您还生啥气?你们要是不在了,不还是我们亲”?您瞧!这话说的----够水平!够深度!句句真诚!我终于明白了,这麽多年婆婆为什麽会迷的让我匪夷所思。

这麽多年,对我对老公的多次提议多次投诉,婆婆总有种种理由在嘴边回绝,且回的彻底坚决!就是年龄相当关系要好的大姑姐和嫂子偶然间的矛盾,婆婆也偏向且相信嫂子(大姑姐那次不想不管后果的离婚着着实实伤了婆婆)。任凭我们几张嘴也说不过她一张嘴(我们不是群起攻之,是各说各)。这就是嫂子----小学未毕业,家在山区,兄妹六个,没有工作,很小就出来打工,经人(婆婆同事)介绍与当时还在厂派日本的大伯哥通信相恋结婚!

和老公回家接孩子,碰到大伯哥,他说:“三儿,我们回去住了,你们别搬了。”这麽多年他终于说了句忒敏感的话。

“他们把租金都付了几个月”。婆婆赶紧插话。

“不用了”。老公客气的笑了一下说。

“我们走了你们还搬”。大伯很有诚意又很无奈地说。

我又看了柜子里如山的衣物,心里冷冷地说:你们就这诚意?!那一堆堆衣物,犹如一块块毒瘤,我要不把它拔掉,随时都有卷土而来的危险,这革命不白闹了吗?

大伯没吃饭,很快地走了。这时,电话来了,婆婆在厨房,老公去接。只听老公恼怒地问:“你说吧!什麽事”?

“.......”???

“到底什麽事,你说”!老公不耐烦的催促。

“......”???

“你问这,啥意思?!到底啥意思”?!老公愤怒地挂了电话。

紧接着向厨房奔去.......

伟大的无私的糊涂的爱(五)

老公跟婆婆愤愤地说:“妈!我姐一直问我们的房租谁付的?你说说!她问这到底是在关心你?!还是在关心我”?!

“别理她!不像话”!婆婆也生气了。

我倾耳细听着,愕然了.....几天不露面的大姑姐,我原以为她是远离战争,不问政事的闲人,没想到人家已默默的专注多时。这不!一闻到可能跟钱有关的气味,马上杀来。

“她几天没回来,她咋知道我们搬家”?过了一会,老公费解地问婆婆。

婆婆向客厅走来,眼光瞟了一下十一岁的侄女,老公明白了......这!有人点火,有人爆破,配合的还真是妙啊!各位!我决不是在凭空捏造,后来跟她们一起上班的老公表妹告诉我,人家一会给大姑姐汇报我们搬条路哪栋楼哪层,都搬了啥,房租多少,我真的无比佩服!这情报之快!消息之准!可能俩人还推测谁付房租?

战争爆发后,他们都逃之谣谣了,我们再走,家里只剩下婆婆和俩个孩子。老公不放心,说公公两三天回来了,回来之前我们先在家住。婆婆说公公心脏不好,他回来大家都啥也不要说。我郁闷真是郁闷!即使不说,公公的鼻子还能闻不出弥漫未消的火药味,何况!我还等他这一家之长审案呐!要不我这既劳民又伤财又伤神的工程岂不白白地给糟蹋了吗?!

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些
丙戊酸钠吃多少
张掖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黄绵袄子网 | 领取大礼包 | 一键火化 | 财付通解绑手机 | 登陆网页登陆 | 棉加聚酯纤维 | 烟草条形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