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深圳二手捷达 >> 正文

【丹枫】后来的我们(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列车前方到站,石家庄站……”

“终于到了!”随着一句广播里的提示语,维尼补了补唇妆,将口红塞在挎包里。

拿下自己的行李箱,第一个走到列车门口准备下车。

“好冷啊!”十二月末的冬季,寒风刺骨,凛冽,吹向脸上的飘雪瞬间被温度融化。

“您好师傅,我要去这个地方。”坐上出租车,维尼打开手机微信位置的地图对司机说。

“好的。”司机在后视镜中看着冻得直发抖的维尼,问:“姑娘,东北人吧?”

“是啊!您听出来啦!”维尼用嘴巴呼着哈气搓着冰凉的双手。

司机将车内热风调至最高档,道:“你去这里,是去看男朋友?”

维尼轻轻露出一丝喜上眉梢的微笑:“算是吧!”她停顿一下,嘴角绽放一丝温软的喜悦:“我们,已经四年了……”

看着窗外银装素裹的世界,维尼带着回忆中的温暖,对于相聚,越是接近,心情就越是迫不及待。

“姑娘,就是这儿了。”

“好的。一共多少钱?”

“十三。”

“我微信转您吧!”

扫码付款后,维尼下了车,手里拖着行李箱,眼前牌符一列大字映入视线:石家庄市公安局巡警特警支队。“一定就是这儿啦!”维尼心里念叨着。不料刚走到大门口,就被守卫的卫兵拦了下来:“你好同志,请问您有什么事?”

维尼微微一笑:“您好!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说着便拿出手机翻出照片。

“就是这个人。他叫谭朔,也是在你们这儿上班,您认识他吗?”

卫兵看了看,觉得这张面孔很是熟悉,“他是你……”

“看你的神态,一定认识他对吗?”维尼打断卫兵的话语,“你先不用管他是我什么人,总之,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卫兵看着面前这个有些顽皮的小丫头,停顿片刻,“同志,我们这儿有规定……”

“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又不是什么坏人,通融一下呗,拜托啦!”她再次打断卫兵的话,灵动的双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卫兵。

“拜托啦!”维尼合十掌心再一次恳求道,“我大老远从东北过来,就是为能看他一眼,我真的不是坏人。”

“那请您跟我过来做一下登记吧!”在维尼百般央求下,卫兵答应了她的请求。

维尼喜笑颜开,跟随卫兵来到保卫处,刚要填写登记,恰好一辆警车开了进来。维尼定睛看着车里是否有要找的谭朔。

“停车!”很巧合,坐在副驾驶的谭朔一眼看到了维尼。他下了车,一脸的匪夷所思走了过来。

“谭小朔!”维尼激动万分,她丢下手中的笔,喊着他的名字一下扑到他怀里:“你果真在这儿!我一路车马劳顿跋山涉水,终于见到你啦!”维尼欢喜地像个孩子。

这一举动,不禁让谭朔更是慌乱,他连忙推了推紧抱着自己的维尼,“哎哎哎!注意形象,这是单位!”

维尼哪顾得了那么多,她抬头看着他的脸,“单位怎么啦!你们单位,不欢迎我呀?”

警车里随行的同事们陆续下了车,看着此情此景的画面,也只是边走边轻轻一笑。谁都想得到那是他们之间的儿女情长。

谭朔慌里慌张地环顾了一下,诧异地看着面前的维尼:“不是,你怎么来这儿啦?你是怎么找来的?”

“我怎么不能来这儿啊!你管我是怎么找来的!我可是神通广大的上官维尼!”霸气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调皮。她望着谭朔的脸,再次扑倒他的怀里。

“维尼!维尼!”已经阻止不了此时此刻维尼的激动了!

这一刻,谭朔也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万分开心,他拍了拍维尼的肩膀,“不冷吗?”

“冷!这不是看到你了嘛,连空气都变温暖啦!”维尼撒娇道。

“好一个土味情话。快跟我进屋。”

维尼乖巧地连连点头。

“我行李!”他看着谭朔道。谭朔看了看她,一副娇滴滴的样子不禁让人心生疼惜。

“同志,这是我女朋友。”谭朔对门口的保卫人员说。

“哦,好的。”

他带着维尼来到三楼接待室,一手拎着她的行李。维尼跟在一旁,悄悄用手拉住谭朔另一只手。

“注意形象。”谭朔说着放开她的手。

维尼偷偷向他做了个鬼脸,有点小气愤地打了一下他的手背。

谭朔带维尼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维尼环视一下四周,不禁赞叹道:“这就是你的办公室?这么大!”说着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一个办公室而已,至于这么唏嘘嘛!”谭朔接了一杯热水放在维尼面前。

维尼看也不看,也不喝,只是笑呵呵地望着谭朔。

“你这,什么眼神儿!这可是单位,别像个花痴似的!”谭朔一本正经地说。

维尼带着些许顽皮的口气,“我就是花痴啊!”然后把双手伸了出来放在谭朔面前。

“干嘛?”谭朔疑问。

“快给我捂捂手。都冻木了。”维尼撒娇道。

谭朔怔了一下,嘴边的话被维尼打断:“别说‘这是单位’!你可是心疼我的!”

一瞬间,谭朔无言以对,只好握住她的双手,给她暖手。维尼还是死盯着他傻笑,谭朔不禁被面前这个傻丫头逗得也笑了起来,随口说了一句:“傻样吧!”

“我……五点才能下班。一会儿要开例会,你……”谭朔断续着说。

“没事啊,我等你!我已经找好酒店了。”维尼说着喝了一口面前的热水,“我还给你带了礼物,你要不要看看?”

“下班再看吧!”谭朔摸了摸她的头。

“不!就现在看!”维尼坚决地说,然后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把礼物拿到谭朔面前打开,“看,我精心为你挑选的领带!我还特意和导购学了怎么打领带,快,把你那条换下来。”

谭朔试着推脱一下,可还是没拗得过维尼,只好答应了她。看着这个傻丫头倔强的小模样,自己还是蛮感动的。

“快把外衣脱了呀!”维尼拿出领带催促道。

谭朔解开外衣扣子,维尼赶紧把新的领带换上,很麻利地将领带打得整整洁洁,然后为他系好警服扣子。“你傻不傻啊!一个人从东北跑这么远来,不怕丢了啊?”谭朔望着维尼问道。

维尼停顿片刻,说:“有你,我还怕什么。”

谭朔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那一刻,他决定,一定要好好对待这个肯为自己掏心掏肺的傻瓜。

“好了我走了!”维尼拿起挎包,笑着说。

谭朔一把拉起维尼的手握在自己手心,深情望着她:“小笨熊,这一趟,你辛苦了。”

听着这话,维尼心里暖暖的,毕竟,异地相爱的两个人总是聚少离多,彼此感同身受。

“这辈子别把我弄丢,以后给我洗衣做饭,报答我吧!”维尼还是那样调侃地说。

“必须!”谭朔认真地望着她的双眼。

“好了,你还有工作呢,这是单位!”维尼半开玩笑道。

“你住哪个酒店了?我送你。”谭朔怎么忍心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中穿梭。

“希尔顿。”维尼拉起行李箱的拉杆,“我可以叫车,很方便的,丢不了,放心吧!专心工作,我等你!”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谭朔霸气地讲。

维尼偷笑,“还真够怜香惜玉。”

谭朔笑笑,“在这等我几分钟,我去请领导批准一下。”

领导听闻谭朔女朋友不远千里来到异地看望谭朔,谭朔刚刚提出请示,领导就很爽然地批准了,“女朋友来了吧?准你两天假,好好陪女朋友。后天回来上班。”

谭朔有些受宠若惊,“江队长,我……”

“去吧!一个女孩子,能为你做这些,不容易。去吧,好好陪她玩儿两天。”大队长说着将桌上的文件装进文件袋中。

“是,谢谢队长!”谭朔说着向队长敬了个军礼。

来到更衣室,谭朔换好衣服,简单整理一下发型,心里带着万分的欣喜来到办公室,“整个单位都知道你来了,还没等我说完领导就准了我两天假,让我好好陪你玩两天。”

“真的?你们队长真好。”维尼激动得跳了起来。

“走,带你玩去!”

维尼嘿嘿傻笑着挎起谭朔胳膊。“注意形象。”谭朔再次提醒她,“等出了大门再挎。”谭朔摸了摸她的头。

谭朔把维尼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上了车,“两天时间,想去哪里玩儿?”一边说着,一边为维尼系好安全带。

维尼转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想了想,“要不你带我去北京吧,去后海,重温一下从前!”她看着谭朔。

“好,听你的!”谭朔打开车内空调,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维尼身上,“温度没上来呢,别冻感冒了。”

“冷!你别……”

“听话,披上!”谭朔命令着说道,然后将她的双手握在自己的掌心。

看着谭朔关怀自己的样子,甭提自己内心有多感动了。

“你预定的酒店怎么办?”谭朔问。

维尼想都不想,说:“没关系啊,我可以取消。”

“好吧。”说着将车开出大门。

维尼把车载蓝牙连接于自己手机,播放着轻柔的音乐,说:“你的眼神儿还挺不错,进门口就看到我了。我还死盯着车里呢,就想着能不能碰巧看到你,结果,结果真就看到你了!”维尼拿出来口红涂了一下嘴唇。

谭朔看了一眼维尼,“就你穿这么时髦,化这样的妆,弄得跟一道风景线似的,谁看不到啊!”

“我本来就是风景线啊!”说罢维尼假装娇羞地捂住了脸蛋儿。

看着她的调皮,谭朔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想吃什么,先带你去吃点东西再去北京。”

“嗯。”维尼想了想,“火锅吧,这天气比较适合吃火锅。”

“好!”谭朔看了看她,微微笑着道。

他们来到石家庄最受欢迎的一家海底捞,在等待排座位的时候,服务员拿着几条折星星的纸来到维尼面前,“你好女士,请问折星星吗?买单的时候每颗星星折现三毛钱?”

维尼看看谭朔,再看看服务员,说:“给我两条粉色的吧!”

“好的。”说着服务员将折纸递到维尼手里。

“都这么大大人了,还玩儿这小孩儿的东西。上学的时候经常不听课折星星吧?”谭朔玩笑似的说。

“那是,这你都知道!”维尼一边折着手里的星星,一边顽皮地说。谭朔在一旁看着维尼可爱的小模样,也只是以微笑取代自己此刻的无言。

“嗯。”维尼把折好的星星装进密封袋中送到谭朔手边。

“就这么几颗啊?”谭朔诧异道。

“二十一颗啊!”维尼看着他,“数字比较吉祥,我的指甲太长了,怕伤到指甲。”

“好吧!”谭朔说着接过她手里的星星。

等了足足四十分钟才排上座位,谭朔为她点了好多她爱吃的菜品。看着心爱的姑娘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谭朔心里满满的喜悦感全部洋溢于脸上。

饭后,两人踏上去北京的旅途。一路上谈笑风生,谭朔偶尔也会用右手握住维尼的左手,十指相扣。维尼像个孩子似的拿出手机偷偷将一副十指相扣的画面拍下来保存于相册。这一刻的幸福,真的是实现了平日里那个奢侈的梦!

三个小时的路程,两人到了北京。晚高峰,过了若干个拥堵路段,终于到达后海。找好停车位,谭朔看着正在补粉的维尼,不由得一阵感慨:“时间过得真快!”

“是啊,我都等了你三年了!”维尼把化妆品装进挎包,调皮地说。

谭朔微微一笑,“走吧,一起去重温一下旧事!”

维尼看着谭朔,连连点头。

走在后海的青砖小径,维尼拿出手机将两侧的风景拍照存于手机,还和谭朔自拍了好多合影。叙旧的话题再次展开,围绕在这后海的夜。尽管十二月的天气寒冷不堪,但此时此刻,两个人在一起的温暖却胜过一切严寒。

红润的面颊带着浅浅的笑意,维尼把手揣进上衣口袋,慢慢地走着,感受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切。身边的谭朔似乎看得懂维尼的心情,他张开臂弯搂在维尼的肩膀,“是不是又来了一大波灵感?”

维尼抬头看着他,“是啊!幸福最开始的地方,怎能不让人回味?”维尼淡淡地说。

想起这些年没能给心爱的人最好的陪伴,谭朔甚是觉得有愧于她。他停止前行的脚步,一把将维尼搂在怀里,任凭在一声叹息里默默责怪着自己。“喂!怎么啦?”维尼深知,这一叹息中饱含了多少的心疼与无奈。

谭朔深情望着维尼,“维尼,这两年,我亏欠你太多太多!由于工作,我从来不敢给你什么承诺,真诚向你说一句‘对不起’,你会怪我吗?”

维尼看着谭朔,轻轻上扬嘴角,“怎么会呢!你是警察,我明白你的使命和职责所在,这也是我的光荣,不是吗?”她反问到。

“是啊!正因为我是警察,你是作家,我们注定不寻常,所以,就注定要比常人走得更加艰辛,更加不易,也要承受更多常人所不能承受的。谢谢你这么理解我。”看着这个懂事的姑娘,谭朔再一次将维尼紧抱在自己怀里。这一刻,维尼多么希望时间能够永远的凝固!

还是在当年那个后海酒吧,两人点了果盘和小食,听着台上的歌手深情演唱着《后海酒吧》,任凭追忆的时光穿梭回到过去滴滴点点。也是和当年一样,谭朔的大手握着维尼的小手,维尼依偎在他宽大的肩膀。正如在她的文章中所写:我记得他的肩,曾给我的安稳流年……

除了后海,拥有两人浪漫记忆的,还有天王星,北京很有名望的KTV,当年,维尼就是在这儿为谭朔举办的29岁烛光生日宴。从酒吧出来,两人就来到这里。叙旧的话题好像总也讲不尽,维尼小酌两杯香槟,在包房里和谭朔演唱起很多对唱的情歌。然后来到天王星迪吧随着劲嗨的节奏扭动起那水蛇般柔软的腰肢。谭朔静坐在一旁,他并不太喜欢这种嗨爆全场的场合,这一次也只是重温旧梦。

怎么样才能治颠痫
癫痫病要怎么样治疗
中医治疗的效果怎么样

友情链接:

黄绵袄子网 | 领取大礼包 | 一键火化 | 财付通解绑手机 | 登陆网页登陆 | 棉加聚酯纤维 | 烟草条形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