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阴茎结节 >> 正文

【江南】今生相遇为亲人(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窗外的雨,滴滴嗒嗒地下个不停。风吹得帘子飘起又落下,摇摇晃晃。蜡烛如豆,忽明忽暗,好像一不小心就消失了似的。已是深秋,我竟然感觉不到一丝凉意。就这样静静地立在窗前。如果我不知道真相,或许,我依然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淡若。

那一天,风轻云淡,不时的有落花吹下来。飘在我的发丝上,落在我的裙衫上。

桃花树下,我坐在紫藤编制的秋千上。闭上眼,在暖暖的风中荡漾。哥哥,推动着我,一浪高过一浪,我在空中自在徜徉。

“若丫头,哥哥,哥哥喜欢你。”哥哥在后面突然一句。

我格格地笑着: “我知道啊,我知道哥哥和姐姐都很喜欢若丫头。”

哥哥推我秋千的手慢慢停下来,突然走到我面前,握着我的手 “我的喜欢和姐姐的不一样,我是想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跟你在一起。”这次哥哥语气有点急。

我突然有点不知所措,只觉得脸火辣辣的。哥哥温文尔雅,文采风流。又高中状元。是多少女子心中的情郎,怎么会看上我这个丢在人群里找不到的人呢!

“哥哥是可怜我吗?可怜我是个被人抛弃的孤儿么?”我不温不火地说道

哥哥加重握我双手的力道,“傻丫头,哥哥是真心喜欢你,真心想照顾你一辈子,不管你是什么样子,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可好?”抬头,我看到哥哥深情的眼眸,满脸期待。

我点头,又摇头。“你那么优秀,我,我怎配得上哥哥!”心里掠过一丝疼痛……

哥哥心疼地看着我,双手环抱着我,柔声道:“傻丫头,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最美。”

此刻桃花夭夭,时光静好,我贪恋哥哥的怀抱,暖暖的,很舒服。任由哥哥抱着。

“哥哥可愿等我,等我彻底放下心里的负担。”我喃喃道

“好,我等,多久我都愿意等!”哥哥坚定地说道。

我能感觉哥哥的心跳,微微加快。

这一年,我十八岁。

【二】

思绪纷飞,我在回忆里徜徉。

寒风凛冽,雪花飞扬。

街道上的行人步履匆匆,有的身着貂绒大衣,有的身着虎皮裘衣。我坐在一个没有落雪的角落里,身着单衣,冻得瑟瑟发抖。大街上不时地传来,阵阵包子香。我不记得有几天没吃饭了,遇到有水的地方,就喝口水充饥,或摘点野果。可是我不知道野果也是有人管着的,不是能随便摘的。不然我也不会误打误撞到这里了。

那一天菊花满山,很是灿烂。但我顾不得欣赏,因为我只是个没钱吃饭的流浪小孩。我只是路过而已。但有一处风景吸引着我,有一棵树上挂满了金黄黄的果子,正微微笑地看着我。我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放下包袱,抱着树就往上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饿,我要填饱肚子。

不一会儿,我就摘下了好些果子,随手就吃了一个,酸酸的,甜甜的。好吃极了,我好像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剩下的放进了衣服的口袋里。本想多摘点,放进包袱里的。又想,现在的世道这么乱,说不定跟我同样被丢弃的小孩很多,还是留点给他们摘吧。这样想着,我就准备往下下了。

“汪,汪,汪……”树下不知怎么多出来一条狗,在树下虎视眈眈地看着我,吓得我不敢下来。

“哪里来的毛孩子啊,敢偷我的果子,想找死吗,啊!”只见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头食指指着我咆哮着。感觉比那条狗还可怕!

“我不知这是你的果子,我以为是山上的野果,对不起啊!”我小心翼翼胆战心惊地说道。

“一句不知道,一声对不起就算完啦?你以为你是谁啊?赶快给你偷的果子给我扔下来,还有你将树上的果子都摘下来扔给我。”老头不依不饶地咆哮着。

看着那条狗,看着那个比狗还可怕的老头,我只能乖乖地将口袋里的果子扔下去。

“快点啊,快点将树上的果子都摘下来。不然小心你的小命。”老头催命似地吼叫着。

我小心翼翼地摘完树上所有的果子,好几次我都差点摔下去了。

“爷爷,我可以下来了么?”我故作嘴甜似的开口道。

“不错,干得不错,下来吧。”老头满脸得意地奸笑着,脸上的皱纹跟蜈蚣的脚似的。

“那狗,你让狗走开好吗?”我看着狗颤巍巍地说。

“旺财,过来,到我身边来。”那狗摇尾乞怜地跑过去了。

我慢慢地下来了,拍拍身上的泥土,拿起包袱,准备走了。

“喂,喂,你那包袱是什么东西,给我留下。”说着就要来拉我的包袱。

“这是我的棉衣,冬天穿的。”我双手紧紧护着包袱。

“给我,快点给我,我看上的东西,你还敢不给啊!”旺财也往我身边走了几步。

“快点将地上的果子,都给我捡起来装包袱里。”老头继续命令道

这是我唯一的家当了,还是过年时路过一户人家,那个好心的奶奶给我的。给他了,我这个冬天怎么办?我无助地想着。眼睛四处张望着,祈求有好心的路人帮我一下,可以不让这个尖嘴猴腮的人抢走我的包袱。偶有几个行人走过,都是看那老头一眼,急急忙忙跑开了。

我哭了,流了很多泪,可是那老头依然不为所动,依然拿走了我的包袱。拿走了所有的果子。

【三】

当我将要沉睡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声音,“姐姐,你看,那里有个小孩。”声音很好听。我半睁开眼,一个很好看的大男孩,还有一个很美丽的女子。

“姐姐,她身上好冰啊,她要冻僵了。”

我感觉有双手在不停地揉搓着我的手,我还感觉有什么东西盖在了我的身上。

“落尘,快去买几个包子来然后还买点豆腐脑。”一个很好听的女声。

“好,姐姐。”

原来那个男孩叫落尘,很好听的名字。

然后我听到,有脚步跑开的声音。

然后有人扶起我,有热热的暖暖的东西在进入我的身体。是那个好看的男孩,拿着勺子喂我吃豆腐脑。然后我一点点苏醒,身体渐渐有了温度。

“姐姐,她醒了,手也暖了。”落尘惊喜道。

“嗯,那就好。”女声微笑着说

“你家人呢?你怎么会在这里?”落尘姐姐一脸关心地问道

“姐姐,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当然可以。”

“姐姐,我没有家,也没有家人。”我小声说着。

“姐姐, 不如,不如我们将她带回家吧!”落尘渴望地望着姐姐

“姐姐,你带我回家吧,我可以洗衣服,做饭。”我拉着姐姐的手祈求道

“唉!好吧。”姐姐抚摸着我的头发慈爱地答应着。

“好哦,好哦,我有妹妹了。”落尘高兴地拍着双手。好像他比我还要高兴。

那一年,我十岁,落尘十一岁。从此,我有家了,有家人了。有了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哥哥。

若干年后,每当有人问起我的家乡,我总是一脸骄傲地说:“我家在江南,我有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哥哥。”

【四】

少女情怀总是诗。在姐姐和哥哥的呵护下,我一点点长大。

这一年,我年方十七。

“一年一度的灯节又到了。”姐姐无意的一句话,我便记在心里了。盘算着晚上怎么好好的去热闹热闹。因为我知道姐姐喜欢安静,是不会去的。

吃过晚饭,我别过姐姐,趁着哥哥不注意,偷偷地溜出来了。不然他又得跟着我了。

我一路哼着小调,穿过门前的小竹林,走过那座仙人桥,来到热热闹闹的芙蓉巷。

家家户户都挂起了红灯笼,各种小贩叫卖着各种好吃的,还有舞狮子的,猜灯谜的,放花灯的,好不热闹啊!

“小姐,小姐,猜个灯谜吧,猜到有奖哦。”一个大叔拉着我指着灯笼道

“好啊,奖品是啥呢?”

“猜对一个谜底,送一盏灯笼。”老板笑眯眯地说着,然后拿出了一盏灯笼。

“十八相送,猜一字。”听到声音,顿时吸引了很多人围观。有的低头沉思,有的微笑摇头。

“目,”我不假思索地说出来。

“好,谜底就是目。”老板说着果真将那盏写着谜语的灯笼递到我手上。

老板又拿出了一盏灯:十八相送泪分流,还是猜一字。

顿时我心里便有了答案:“湘,湘江的湘。”有一个声音跟我不约而同。声音是来自一个身着一袭白衣,手拿一副山水画扇子的俊朗男子的。

“谜底正确,有两个人同时答对。”老板高声叫喊着。

拿出了两个灯笼,递给我们一人一个。还不忘说一句:“果然是郎才女貌啊。”

煞那间,我脸红了。那个男子却哈哈笑了,扇了下扇子。

“姑娘,在下可否有幸和姑娘同赏花灯?”白衣男子如沐春风的声音。

“好啊。”我爽快地答应。

皎洁的月光,好看的花灯。注定是个美丽的夜晚。

“哇,好大的孔明灯啊。”有人尖叫道。我抬头,只见半空中有好多孔明灯,徐徐升起。模模糊糊看见上面有些字迹:祝爹娘身体健康,祝某某高中状元……等各种祝福的话。

“我也要孔明灯,我也要放。”我嚷嚷着。“走,我们去买。”

“祝哥哥姐姐平安喜乐,事事如意!”当我说好祝福语,然后卖灯的老板写上。然后我心里默默念了一遍……然后看着孔明灯越飞越高,越来越远。

不知道我们一起逛了多久,直到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少。“我该回去了,晚了姐姐该担心了。”我轻轻地说。“好,下个月的这一天我在这里等你。”他若有所思地说着。“好。”我心上掠过一丝欣喜。“不见不散。”“不见不散。”“记得我叫洛溪。”“我是淡若。”我们彼此看着彼此的背影叫喊着。

从此,我便有了心事,有了期待。只是我再也没有见过洛溪,每个月的这一天我都会来这里等,但是他依旧没有如约而至。

后来听人说,有一名白衣男子当街救了一名被一群无赖欺负的美丽姑娘。还有人说,当朝的公主驸马叫洛溪……

【五】

江南烟雨从来无需约定,总是不期而至。往往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春光明媚,姹紫嫣红。这样大好的日子不出去走走实在是辜负了那些美景,我这样想着。“姐姐,我出去走走可好?”我扑闪着大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姐姐。姐姐放下手中的刺绣,满眼宠溺地看着我:“好,我们家的若儿长大了,就要留不住啦。”“姐姐。”我害羞地低下头。“路上注意点,照顾好自己,早点回家。”姐姐不忘嘱咐道

一路花香,一路芬芳。不知不觉,我又走到了芙蓉巷。不见了花灯,不见了猜灯谜的老板,不见了那个一袭白衣的翩翩公子,此时的巷子与我来说是空无一物的,尽管街道上熙熙攘攘的吆喝声。

“夫君,你看这个簪子好看吗?”不远处,一个身着淡绿色绸缎裙衫、头戴金步摇的女子,拿着一个镶着珍珠的簪子问着旁边的男子。那个男子,好熟悉的背影,虽然他穿着紫色的长衫。我思索着。“娘子,你看着好就好。”男子回过头来不痛不痒地道。顿时,我呆滞了几秒钟,洛溪,洛溪……这就是我心心念念的人。眼泪不听使唤地往下流,引得路人纷纷侧目。我转身,逃也似的跑开。迎面撞上一个人,眼看就要摔下去,被一双有力的手扶住。“哥哥。”我泪眼婆娑地望着哥哥。哥哥双手将我拥进怀里,紧紧地抱着。我看到哥哥脸上有疼惜,有难过,有说不出的痛楚。“哥哥,我……”“丫头,什么都不用说了,哥哥都明白,都懂,其实那晚的灯节我什么都看到了。”“哥哥……”我哭得更厉害了。“丫头,你还有我,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走,我们回家,姐姐还在家等着我们呢。”“好,我们回家。”

一路走着,一路想着心事。哥哥说他早就知道了,原来那晚他还是跟过来了。这么些年,哥哥,他总是默默的,默默的守护着我。我记得,十六岁那年,哥哥对我说,有一天他会骑着白马来娶我。我十五岁生日那年,哥哥为了给我买糕点,跑遍了整个芙蓉巷,寻遍了整个杨柳镇,只为了我喜欢的味道。十四岁那年,有一个富家少爷夸我漂亮说喜欢我,哥哥追着那个少爷打,哥哥说那个少爷天性游手好闲,配不上我。十一岁那年,我被几个男孩子欺负,哥哥硬是用他的身体护着我,为我挡下了那些男孩的拳脚。我记得当时的哥哥鼻青脸肿,疼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好。十岁那年,如果不是哥哥第一眼发现角落里的我,或许我早已不在人世了。或许我们是早已注定的亲人。想着想着……一股暖流袭遍全身。

不知不觉已经到家。姐姐已将饭菜都做好了,只等着我们回来。“姐姐,姐姐”我飞也似地跑到姐姐身边。“若丫头,怎么啦?谁欺负我们家丫头啦?眼睛这么红?”姐姐满是疼惜地拥着我。“姐姐,我……”说着说着眼泪又要流下来。“姐,若丫头长大了,有心事了,只是错付了。”哥哥解释着。姐姐更用力地抱着我,用手帕帮我擦干眼泪:“我们的若丫头,多好的玲珑人儿,以后啊肯定会遇到一个好他百倍千倍的人,这样才配得上我们若儿。”“姐姐……”“若儿乖,不哭,来,我们吃饭。”“丫头你看,姐姐今天做得菜可都是你的最爱哦。”哥哥笑着道。“丫头,吃完饭,姐姐给你看新衣服哦,前两天我去绸缎庄买了些绸缎,帮你做了几套衣服,刚好今天完工。”姐姐一脸宠溺。

是啊,这么些年,姐姐给我吃好的,穿好的,还教我琴棋书画。哥哥,怜我护我,他们待我如珠如宝,我还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今生相遇为亲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六】

“姐,你都二十有余了,遇到合适的人就嫁了吧。”这是哥哥在说话

“唉……”姐姐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我的心事有谁知,你不知道,或许我自己都不知道,是缘是孽。”姐姐一声叹息。

“等你和若丫头,都各自成家了,我再考虑吧。”

“不要,我要姐先成家了,我再说。”哥哥坚持。

“我终身不嫁,就守着这个家。”姐姐一脸坚毅地说

“姐,姐,其实那个天涯你可以考虑下,他一直还在等着你,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呢。你还犹豫什么啊?”

哥哥有点急了,眼睛微红。

“他等就让他等吧,我也有我要守护的东西。唉……”

我在窗外不小心听到哥哥姐姐对话。心里有丝丝难受。或许我懂姐姐,我知道姐姐的心事。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有些微妙的东西,只有旁观者看得清楚明白。姐姐当我是亲妹妹看待的,这个从我进这个家门我就知道。至于哥哥,应该是不同的。哥哥也是早我几年前进这个家的,也是姐姐带回来的。

有时,我看到姐姐看着哥哥的背影发呆,有时也会微微笑着,一脸幸福的样子。那一年,为了哥哥可以高中,姐姐很是花费了一番心思。读好的私塾,请最有名的老师。后来哥哥高中状元。姐姐比哥哥还要高兴还要激动。

我想,我懂了。其实我早该明白的,姐姐对于哥哥是不一样的。哥哥才是姐姐要守护的心事。

或许哥哥早就知道,或许他假装不知道。

【七】

窗外的雨,依然在下。我的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两行泪水。

哥哥,对不起!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也不能给你。没有姐姐,就没有现在的我。你要守着姐姐,就像姐姐守着你那般。

或许我的情怀早停留在十七岁的那个晚上,或许,你早已在我的心上。但是,我不能给你。我想,我会一生守护着你和姐姐。这样我便足矣!

【后记】

我是淡若,我有一个哥哥,叫落尘。江南人称“和尚。”我还有一个姐姐,叫清露。江南人称“絮姐。”

老年癫痫病怎样治疗好
特发性癫痫病是什么意思
河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友情链接:

黄绵袄子网 | 领取大礼包 | 一键火化 | 财付通解绑手机 | 登陆网页登陆 | 棉加聚酯纤维 | 烟草条形码查询